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社团 > 便江文学 > 星语心愿

回家的感觉

作者:邓晓华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2-01-17


­

 

­

­

        回家,回家,回家!回家的感觉如中午的阳光般强烈!这个愿望如“神七”飞天,大势所趋,势不可当。于是在某一个假日,我整理了自己的心情与行装,走在一条不再常走的路上。    也许,只有回家才能感受自己已经知道的东西;只有回家,才能感受自己还不知道的东西。 ­

­

 

­一、城市街道

        人来人往,车来车往。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物事与我亲密接触,有时是春风和煦,有时是轻描淡写,有时是暴风骤雨。我是这个城市的一张大网,任何时候都可以一网打尽,什么虾兵将,千头万绪,喜怒哀乐,应有尽有。 ­

 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这个人是怎么啦,平时总是一脸的狂躁,肚里安上了定时炸弹,不知道是他欠了别人一屁股债还是别人欠了他一屁股债,现在总算是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。 ­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我每天都走在大街上,不知道来自何方,要去何方。我是一只蜗牛,头上戴着房子,还承载着家里的柴米油盐,步履踌躇,心地匆忙。我觉得这些街道就像一个烂鸡窝,怎么清理都是臭烘烘的,总比不上乡间小路的清清爽爽。但今天不一样了,我觉得自己是一把梳子,可以梳理如乱麻样的城市。所以我一直朝前走,那些形形色色的商品,喊来喊去的喇叭和跳来跳去的影子与我毫不相干。显然,一个人专心致志的时候,是不需要什么东西来帮衬的。----我的目标是走出城市的底线。 ­

­

 

­二、乡村夜色

        你说,我好久没来了,是不是衣锦还乡啊。 ­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坐在村前的溪桥上,晚上的空气真不错,没有城市上空的烟尘味,可以一览无余。视线透过屋脊,再穿过后山的树梢,依然看到了闪烁的星辰。空气中有草木的清味,也有连绵不断的嘤嘤之声,那不是人声,而是自然之声,宇宙之声。 ­

        晚上的村子相当安静,年轻人都进城了。屈指可数的中青年人,十来个老人,他们不懂得城市规划,弄不清网恋的意思,不知道美国与俄罗斯为什么不是夫妻也要赌气,更不明白那些残疾人为什么还要去参加追追打打的比赛。 ­

        我在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的时代生长在这个村子里。那时一律赤脚,直接接受泥土的触摸,上山打柴,下地扯草,是一群不要牧主的野马。每天是玩不完的游戏,人群分做两派,一群躲在暗处----甚至是猪圈牛栏的二楼草堆里,一群努力搜寻,像在找美国鬼子和日本鬼子。在地上画个棋盘,拿石子棍子作棋子,什么“敲脑壳”“三一三”。或是画个城防图,分为两派“攻城”。奇怪的是,那时也仅仅是玩游戏,并不把游戏带进生活中,是不是那时人的头脑结构简单,缺少进化? ­

­

 

­三、一只蚂蚁

        我是一只小小小的蚂蚁,我行走在城市的水泥大街上。我不知道哪个鞋底或是哪个车轮才是我的归宿。----我必须这么想,因为我逃不出城市的罗网。但我偏偏命大,没有什么家伙要收留我,他们要么离我远远的,要么就在必须经过我的上空时给我留下一个“凹槽”。我于是决定离开这个城市,刺耳,刺鼻,刺眼,我受不了。我看准一个方向不停地走下去,我相信总会走出城市的底线。 ­

 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越来越稀,空气越来越清,最后归于沉寂,是不是大音稀声啊。我选择一个良性地势安了家,我的地盘真自由,任何时候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。进入青春期后,我看上了邻窝里的小蚁婆玲玲,结婚,生子,一切顺其自然。不出几年,我这个开山祖开出了亿万个后代,存活率特高,主要是没有受到外面世界的污染,更没有受到人类那些大家伙的蹂躏。 ­

        在某一个晚上,我和玲玲相对无语,似都有话要说。最后还是我这个大老爷们先开口。玲玲一听,我们竟然是英雄所见略同。乡下再好,却是素食多荤菜少,不利于身体的强大与进化,尤其是没有开发智力。如今讲究改革开放,走出去引进来,应该让小的们活络活络一下。 ­

        从此,我这个家族打破了往日的宁静,成员遍布城乡,亲戚朋友满天下。当然,各蚁的造化与遭遇也是千差万别丰富多彩。我和玲玲也时不时地进城享受享受。真奇怪,我们怎么会这样。 ­

 

 

­四、大山

        我再一次来到大山的脚下,准备与之告别。大山呢喃着,孩子,古人建村时选择我做了靠山----所有的古人都是要选择靠山的,他们把我当成了龙脉,你们都是我的孩子。靠山也不一定靠得住啊,乡下再好,也非久留之地。孩子们在外面好了,我才会好;我好了,你们才算真的好。 ­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听懂了。 ­

­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我要感谢城市街道、乡村夜色,让我做了一只蚂蚁,才感受了大山的胸怀和气度。

收藏 打印 录入者:邓晓华
上一篇:返回列表
下一篇:返回列表